定西信息港
教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育

记者假扮流浪汉救助站内遭殴事件双方各执壹

发布时间:2019-05-14 18:01:57 编辑:笔名

中新长沙1月10日电连日来,引发广泛关注的“假扮流浪汉长沙救助站内遭殴”一事持续发酵,在双方各执一词的回应声中,如何让流浪人员得到更好的救助,成为公众普遍关注的焦点。

声称被打 救助站否认违规

1月7日晚,此间某媒体戴鹏乔装成流浪汉“流落”长沙街头,被民警护送到长沙市救助管理站。“他们一直逼问我姓名、住址、家人联系方式,因为我装扮的是聋哑人,就一直未说话。”据戴鹏描述,救助站工作人员在简单询问一番后,就“无缘由”对其进行殴打,“他们用膝盖跪在我头上,双脚也被死死摁住”。

此消息一出,舆论对长沙市救助站“暴力救助”的质疑声四起。长沙市民政局随后召开发布会,坚称救助站并无违规行为。“工作人员多次询问其身份并果,在误以为其精神异常,担心其口袋有危险物品的情况下,才无奈上前制止可能发生的过激行为”。会上公布的一段监控视频显示,救助站内并无明显挙打脚踢迹象,但有工作人员用抱摔动作将戴鹏摔倒在地,并用膝盖顶住其颈部动作。

“因为双方各自原因,我对此事的发生深表遗憾。”10日,长沙市救助站站长黄智谋对中新表示,工作人员对求助者进行身份甄别和相关信息确认,完全符合政策规定,不妥之处是问话时语言不够艺术,并发生了身体接触,难免不容易被人接受,但也是事出有因。“我们将本着‘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’的态度,思考今后如何让每个救助环节更加合理完善,是否还有更好的方式来解决此类问题。”

流浪人员缘何拒绝温暖?

20年月下旬,在长沙雨花区一桥下,一名流浪者冻死;今年1月3日,长沙开福区一桥下,另一名流浪者冻死。“短短数天,两起人命,他们缘何拒绝温暖不去救助站?”戴鹏说,之所以假扮流浪者,是想通过体验救助站的真实生活来解开这一疑问。

“这其中原因很多。”黄智谋对此解释称,有些流浪者过惯了自由的流浪生活,而一些以拾荒为生的流浪者,需要四处奔走才能拾到废品,无法在一个地方固定生活。此外,按相关规定,救助站只能为求助者满足衣食住行医等基本的临时性需求,不能提供现金支持,一些流浪人员因满足不了这一需求而选择继续流浪。“‘自愿求助,无偿救助’是国家救助工作的基本原则,一些流浪者不愿意来,我们也没有办法。”

不过,在黄智谋看来,拒绝温暖者毕竟是少数。近年来,长沙市救助站平均每年救助的对象达25000人次。而当日在长沙救助站采访期间,至少看到3名流浪者被警方送往这里。在工作人员的反复询问下,一名疑似精神病人或不言不语,或答非所问。“来这里的一般身体残疾或有精神问题者居多。”护送这名流浪者前来的民警说。

“兼顾各方需时间完善”

2003年,收容遣送制度的取消和《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》颁行,让流浪者获得帮助的可能大为增加。在人们纷纷为之拍手叫好时,也有舆论指出,从当前情形看,城市救助站更多起到的是一种“转送”作用,这就意味着,对于收留流浪乞讨人员,他们并无必须救助的压力,也并不试图去提供延伸式的救助措施,因此,不被监督的暴力行为也就顺理成章地发生。

有媒体称,接连发生的长沙流浪汉死亡事件及此次假流浪汉与救助站冲突,反映出长沙流浪救助工作的漏洞和现行救助机制的不足。“一项制度转变从零开始,若要兼顾各方各面,需要时间来不断完善。”黄智谋表示,作为一个临时救助机构,救助站仅是整个救助体系中的一环,“比如临时救助过后,下游的事情谁来做,还需相关制度配套”。

黄智谋进一步称,救助站以暂时解决流浪乞讨人员衣食住行医,帮助他们返乡为主要职责。“有些求助者因对救助站的工作内容形式、服务对象不甚了解,希望我们把所有问题都解决,而导致矛盾产生。”他举例说,一些流浪儿因父母离异等家庭变故被救助站接收、临时监护,但如何对他们进行后续帮助和支持,仍有待解决。“求助对象情况复杂,需求不一,目前我们的工作方式和内容,还不是很适应社会发展和民众需求。”

星力捕鱼
回收手机主板
山东龙口东海二手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