定西信息港
旅游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旅游

从外贸到走出去丝之乡安平的产能冲动

发布时间:2019-05-22 04:52:05 编辑:笔名

从外贸到走出去:“丝之乡”安平的产能冲动

整整一个上午,安建强坐在丝大世界那十几平米的门店里,没有一单生意。

这里是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丝集散地,就在河北省安平县城城西。几百家门店大抵如此,有的索性关门挂上了“出租”的招牌。

安建强是一个只有3个人的小厂的老板,“如果开足马力,每天的产量也只有3吨”,他说。可今年这样的产能也没能完全释放,“相比于去年同期,今年的‘流水’少了一半”,安建强上个月的营业收入是1万元。

尽管未获完整统计数据支撑,但多名从业人员的反应是,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至今,安平县的丝产业再未“逆势上扬”。

“金融危机和经济疲软只是原因之一,更重要的原因是安平县缺少丝龙头企业,大量小企业互打‘价格战’,形成了恶性竞争”,安平县丝从业者贺平(化名)说。

安建强也认同他的看法,“丝厂的利润率已不足10%”,他说,这比10年前这个行业的高峰时期已打折了几番。

但据当地官方提供的数据,安平县的丝产值还在递增。2014年,安平县丝产业产值近500亿元,纳入统计的123家企业完成总产值89.6亿元,同比增长10%。

在这样的产能冲动下,安平县丝产业正在寻找新的出路,其背后的动因是政府推动,以及企业自发的对利润的嗅觉。

丝冬天

丝是一种既应用于军工等精尖工业,又进入寻常生活的钢铁加工制品,比如开采石油的振动筛、公路护栏、纱窗等。

安平县的丝生产见诸记载要追溯到1488年的明朝。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安平丝开始作为河北省衡水市的优势集聚产业走向全国。

当地官方提供给21世纪经济报道的数据显示,安平县有丝工贸企业1.3万家,从业人员21万人,年消耗各种板材80多万吨、线材450多万吨,织10亿平米,各种丝机械设备26万台套。而安平县的总人口只有33万。

另一份官方数据显示,2014年,丝对当地生产总值、财政收入、农民人均纯收入的贡献率均达70%以上,安平县的丝产量约占全国总产量和出口总量的80%。

1980年代,四家县办企业——安平县拔丝厂、地方国营织厂、博陵金属厂和新星金属织厂奠定了安平县的丝产业基础。但更多的还是家庭作坊——尤其是1985年实现机械化作业后——在安平县一夜开花。

“安平丝是真刀真枪在市场里打拼出来的”,安建强说,他的单生意,就是自己在上海一处工地靠发宣传单拿到的,价值3万元。

1997年,安平县建成了占地600亩的丝大世界,这是原国家计委批准立项的全国的丝产品专业批发市场。安平县完成了产业进程中的次集聚。1999年,中国五金制品协会授予安平“中国丝之乡”称号。

2001年开始,每年在这里举行的国际丝博览会为安平丝打开了国际市场,公开数据显示,2012年展会上,40多个国家的客商达成了25亿订单的意向。

安平丝在2006年达到了顶峰,“当时的毛利润可以达到50%,催生了一批有钱人”,贺平说。

但此后,形势开始变化。本报得到的数据显示,年,安平县丝业的生产总值尽管仍在增加,但增长幅度开始放缓。“2007年和2008年,因为北京奥运会,安平县控制企业用电量,2009年开始受到国际金融危机影响,外需、内需都不旺盛”,贺平说。

公开数据显示,2008年安平县丝出口额为4.4亿美元,2009年为2.8亿美元,下降近37%,虽然2010年有所回升,但依然比2008年低0.6亿美元。

“寒冬”面前,安平丝业却并没有“抱团取暖”。“以前订单多,问题没有显现,等到订单少了,大家开始互相压价,甚至亏本的生意都接”,贺平说。

安建强的小厂去年的营业收入是十几万,可是有4万多货款还没收回,“跑去找经销商要,发现经销商也早跑了”,他说。

利润变薄,“这些小企业就开始在质量上做手脚,比如客户要求‘丝径’是4毫米,为了省料就做成3.8毫米,或者用质量差的原料代替好的原料”,贺平说,“同样是石油钻井使用的振动,美国产品的使用寿命是一个月,而安平的有些产品仅有一周”。

缺少“龙头”

恶性竞争的背后是安平丝业缺少龙头企业。官方数据显示,当地1.3万家丝工贸企业中,纳入统计的规模以上企业数量仅为123家。

2010年,安平县政府开始推动安平丝的第二次集聚,在县城城东和城西南规划了23.6平方公里的经济开发区。开发区官显示,已建成的丝产业基地面积2.2平方公里,入驻企业132家,总投资67.8亿元,投资综合强度达200多万元/亩。

产业集聚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规模化生产。公开报道显示,2010年和2011年两批共35个入园项目的投资均超亿元,其中第二批21个项目投资总额100亿元。报道称投产后年产值可达160亿元、税收5亿元。

“但开发区企业中仍缺少‘龙头’”,贺平说。

安平丝业的“旗舰”是注册资金1亿元的安平县飞鹤丝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飞鹤集团”),这是安平县国资局独资的国有企业,其前身为安平县丝工业集团总公司。这家企业原本有望成为当地的龙头企业。

2003年,飞鹤集团改制了原安平县造纸厂,新公司更名为河北鹤煌业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鹤煌公司),并引入第二股东河北省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。

鹤煌公司至今占据安平丝业总产值和出口额排名前茅的位置,有当地丝业人士介绍,“在行情好时改组成立鹤煌公司,尤其是引入风险投资公司,很多人认为是为上市做准备”。

但鹤煌公司至今上市未果。当地的业内人士分析称,安平丝产业错失一次通过资本市场做大的机会。

“产品出口型”

21世纪经济报道得到的数据显示,安平丝的出口额从2001年的0.6亿美元,增长到2014年的10亿美元,增幅达16倍。

当地官方提供的数据显示,安平丝业在国内外设有13000多家销售门店、3000多家贸易公司、外贸出口企业900多家,产品销往美、日、澳、欧洲、中东等19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丝厂老板安建强告诉,“一些大型丝企业,其产能的70%都用于出口”。

一个有趣的现象是,2012年安平丝出口份额前6位的企业中,有4家为外资企业,它们占据了当年安平丝出口份额的63%。

为何外资背景企业在丝出口领域“一枝独秀”?“安平本地捷通公司的董事长是一位美籍华人,他在美国的丝行业从业早,有很厚的关系背景和实力”,上述安平一家大型丝企业的销售人员说。

除了技术和市场因素,拥有外资背景还可以享受优厚的政策待遇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得到的一份安平县招商局《关于鼓励外商投资的管理办法》中约定,对产品出口型外商投资企业,在依照税法规定免征、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期间,同时免征地方所得税、城市房地产税和车船使用牌照税;在免征、减征企业所得税期满后,凡当年出口产品产值达到当年企业产品产值70%以上的,可以按照税法规定的税率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。

同时,这则《办法》还约定,外资企业如若符合“经有关部门确认产品出口型企业和先进技术企业”,或“投资在城东开发区和中国安平丝大世界的项目”,可以十年内免缴土地使用金。

“这在全国范围来讲,优惠力度都算大的”,一名熟悉国内土地市场的律师说。

产能走出去

“3年前阿里巴巴的人给我们培训,说安平丝出口可能面临反倾销调查,当时我还不信”,安平一家小丝厂老板安建强说。

但如今这已成现实,2014年10月,墨西哥经济部宣布对中国进口镀锌丝征收2.08美元/千克的反倾销税,这样的调查此前也曾在美国进行。

遭遇反倾销的根源仍是安平丝企业间的恶性竞争。在丝从业者贺平看来,安平中小企业的丝产品正朝着产品低利润与低质量的深渊走去,“德国不锈钢丝的价格是安平的6至10倍,但质量也不能同日而语”。

而国内丝企业的成本也在与日俱增,安建强的小厂雇佣3名工人,每名工人每天可生产1吨丝,工资是150元/天,“现在安平丝业的壮劳力工资是130元/天左右,有的甚至达到200元/天”。

一些“有眼光”的企业主开始将生产转移到国外,李伟民就是其中一个。几年前,他和妻子到迪拜开餐馆,看到当地建设需要丝,便兼顾帮忙和国内联系企业生产,慢慢地,李伟民在当地开了一家丝销售部,再之后索性将销售部改成加工厂。

同钢铁生产等重工业不同,“丝加工属于‘轻模式’,只需要花十几万买台机器就可以生产了,顶多从国内请几个熟练工,带着当地工人”,李伟民说,“从国内进口原料到当地的费用也不贵”。

李伟民介绍,安平丝加工如今已发展至东南亚、非洲,甚至澳大利亚、加拿大等地,“当地的丝厂就那么几家,所以利润空间还是有的”。

国外生产可以解决产品出口的某些“缺陷”。“外贸出口的运输时间长,所以对交货周期的压力相对较小,但另一方面也影响沟通”,李伟民说。出国前,他曾按国内标准生产了一批价值几十万的出口产品,但由于附件标准问题,导致丝安装时不能正常使用。“如果在当地生产,这样的问题可以及时沟通、尽量避免”,李伟民说。

但李伟民介绍,目前安平丝业产能出口的“还没有大企业,基本是家庭作坊式的小厂子,抗风险的能力不强,赔个底掉又回来的也有”。

《河北》5月26道,今年以来,河北省鼓励大型企业到境外建设 5 个工业园区,其中就包括安平丝工业园在泰国投资建立洛加纳中国河北丝工业园。

也有报道称今年一季度,有关方面已就这座园区进行了对接活动。这意味着,如果产业园能够“走出去”,将为园区内的中国企业提供更好的产业环境。安平县经济开发区的相关负责人告诉,泰国的丝工业园“目前还处在设计阶段”。

但在李伟民看来,“走出去”是安平丝企业生存下去的一个主要出路。

金家庄区率先推行物业管理政府补贴计划
美华人办年货超市人气爆棚吉祥蔬果热销
提高工作效率细数绿茶超级神奇5大功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