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生活

金山裁员真相

2018-10-28 12:20:08

7月22日,在“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产品及技术应用展览会(CHINAJOY)”上,金山副总裁王峰看起来心情不错,但对于大家议论得沸沸扬扬的上市问题,依旧保持着一种神秘感,避而不答。

近日,《IT时代周刊》得到消息称,金山裁员30%!如果这一消息属实,对金山上市计划不啻为一个冲击。金山高层在多个场合对这一消息均予以否认。但《IT时代周刊》随即展开调查,经多方走访终于了解到事情真相。

金山裁员真相

金山公司裁员30%是个大动作,如果消息属实,柏彦大厦3层办公区域的一部分就要门可罗雀了。但《IT时代周刊》深入金山,却发现办公区内一如往日,似乎并没受什么影响。奇怪的是,金山公司上下对这一问题都三缄其口,大部分人摇头表示并未听说此事,还有部分高层则强硬地以“不方便透露”、“能不能换个话题”逃避回答,这些举动似乎又暗示着消息并非毫无根据。

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?

本刊几经周折,终于找到一位被金山裁掉的员工,他给《IT时代周刊》的说法是:“这个消息不准确。”

这位现已到另一家运营商上班的员工说:“金山裁掉的仅是地面推广人员,范围波及全国各地办事处,可能占全部推广人员的40%左右。”据了解,金山裁员大约从7月15日开始,分批裁员。到目前为止,不少人已经到其他公司上班。

据本刊调查,金山原先的地面推广人员的人数有100多人,这次减员40%,差不多有40多名推广员与金山说再见,但这些地面推广员大多是临时聘用的,并不算是金山的正式员工,所以,金山高层的否认也不为过。

流言虽然有所夸张,但金山的地面推广能力在其成立的这些年里,一直是强项。金山为什么要裁掉他们?为什么要对自己的强项大动干戈?

“重要的原因,在于‘推广员平台’系统的出台。”一位知情人士透露。

王峰向《IT时代周刊》肯定了这一观点:“刚推出的推广员平台和我们的地面推广是一个互补的关系,原有的推广系统也会保留。我们把很多传统的推广方式转移到用互联的平台来管理,以后将灵活地根据营销管理和推广员平台的情况,进一步调整推广员的人数。”话语中,目标仍对准了地面推广部门。

根据来自金山内部一份数据显示,推广员平台在推出的这一个半月内,新增推广员4万多人,尽管这些推广员都是游戏玩家,产生的推广效果却大于地面推广。

“我们的主要发展目标是游戏玩家。”王峰说:“一边玩游戏,一边推广,还可以挣钱。很多玩家都会自愿参与。”而据那位金山前员工透露,他之前在金山的底薪是每月800元,虽然说根据地区和职位,这些推广员的薪资并不一样,但据《IT时代周刊》调查,这些员工的薪水平均水平在1000~1500元之间。

推广员平台上的新增推广员则没有底薪,仅仅根据业务拿提成,也就是由他们推广而产生的新账号越多,提成越多。如果是吧老板,一个月大约能拿到两三百块,而普通的玩家根据业绩也有少许收入。

乍看起来,金山的推广成本升高了,其实,这一系列举动的背后逻辑是:金山只需次少许付出,新加入玩家以后都成为他的用户,玩家数量大幅攀升,将为金山的上市之路增加一个重要筹码。

因此,有理由相信,在未来一段时间内,金山的推广模式将从地面推广向数字推广过渡,甚至以后完全使用数字平台。

游营销平台转移

据调查,目前,市场上的数字化营销模式层出不穷,游的竞争从以往的地面竞争逐渐向络平台转移,除去金山的“推广员系统”外,还有骏的“数字推广平台”、宽联的“天下易慧推广员平台”……

是什么原因促使厂商花大力气建造数字化系统?

“以往运营商掏出大笔钱来做地面营销,但投入产出比却只有9比1。”山东万杰集团的一位前员工对《IT时代周刊》说:“地面推广存在的问题太多了。当初《女神》的推广就是非常好的例子。”

据这位员工透露,在《女神》一期的推广上,山东万杰对晶合时代就投入了大约140万元人民币左右,但这笔钱仅一个半月就告罄。而后,经过万杰员工深入市场调查,发现原先晶合许诺的2万家吧只有几千家真正贴了海报,游戏装上了电脑。

“当时晶合的16个办事处都在做推广,但是能力所限,又包给了各地经销商。当时大范围的包机活动在很多城市都举行了,实际却没有这么多人力来做宣传,钱浪费很多,玩家却很少。”这位员工说:“就算是全国性的渠道商,都没有能力把地面推广工作做好,更别提区域渠道了。”

推广层层外包的结果就是效果层层减半。,万杰和晶合的双方高层闹得也不愉快,在《女神》停止运营之后,万杰在晶合的各地分公司都裁掉了一些高管。

这个问题同样存在于金山。

“金山在做《剑侠情缘》的地面推广时,每个月都要花掉上百万。这么多钱,别说小公司负担不了,对大公司也是很大的负担。”金山一位推广人员对《IT时代周刊》透露。

原先为了《剑侠情缘》招的人手,在宣传结束后如果继续保留,人力、办公、管理……这些林林总总的成本更是成为金山沉重的负担,所以,金山只能卸磨杀驴。

但费用和执行力的问题绝不是可怕的,令市场疲软的,其实在于推广模式的单一重复。一位名叫朱砂的北京玩家对《IT时代周刊》说:“我现在几乎都不看吧里面的海报,太多了!”

多如牛毛的运营商,层出不穷的游戏,一模一样地贴海报、装机的推广模式……很难让用户群体记住。用户群体麻木,市场末梢更加麻木。以前的吧老板看到有推广人员来贴海报,恨不得夹道欢迎。而随着贴的人越来越多,现在有的吧老板甚至开始收“进门费”———不交钱就别想贴。

正是因为这些残酷的现状,才使很多有想法的厂商暗暗研究数字化推广,把它当作自己的秘密武器。

推广竞争力在那里

其实,推广员系统早是易的发明。2002年,易这个新发明给他们的《大话西游II》带来了显着的效果,赚得盆满钵满。

而金山此次的新平台,同易的平台也并没有本质区别。平台上的打卡上班、账号推广等推广方式都是沿袭了易的做法。推广员能够得到的报酬,依然是根据其所发展的新玩家的有效消费点卡数来提成。

换汤不换药能为金山的推广增色,从而促其上市么?

“我个人认为,数字推广的含义并不像以前那么狭隘,它应该既能帮运营商省钱,又能增加渠道的品牌知名度。”骏推广中心经理尹力对《IT时代周刊》说:“数字化平台应该是科学高效的,是推广员的家,所以应该有咨询和资源管理平台。它不但应该有商业价值,还应该有资本价值。”

“中国这么大,没有几百号人,没有一个好的模式,没有对推广人员的专业培养,效果不会令人满意。络游戏到现在为止,只有5年历史,系统推广才一年,没有任何公司有成熟的推广能力,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,因此有一个成熟的框架特别重要。” 尹力说:“我们的数字推广平台有个宗旨,就是全面。”

本刊参观了骏的数字化推广平台,同市面上能见到的平台相比,多出了3个组成部分,分别是:咨询平台、资源平台和论坛。据了解,骏将手中掌握的全部吧地图、推广历史资料、客户资源统统向大众免费开放,每日还会有全国各地各公司推广活动的即时更新。推广员则采用积分政策,主要对象是广大的吧业主。

“我们付出多,得到肯定也多。”闫建华说:“通过这个平台,我们还将向更多服务型行业开放,例如吧里饮料小食等。”

虽然不知道骏如此大手笔地公布资源,能不能得到足够的资金回报,但是其规划出的数字营销前景能让人产生更多想像空间。

当王峰谈起公司的推广员平台时,言谈间也充满了信心:“我很看好它,相信两个月之后,人数能够达到8万。”而宽联对其旗下的“天下易慧”,骏对其新出炉的“数字推广平台”也都信心百倍。

营销领域吹起的新风预示着,游的竞争将成为数字化平台商业模式的竞争,谁能在这个平台上有更多创新,就能得到更多的机会,甚至有可能由此造就自已的核心竞争力。

星力牛魔王
178俱乐部客服
恒大中央广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