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育儿

运营商是组织者和受益者

2018-10-30 11:33:13

“唉!又没钱了!”正在《魔兽世界》中玩得高兴的宋寒一拍脑袋,随后取出了一张在报刊亭买来的“点卡”,给自己的账号充值,继续上线。

“60元的点卡差不多能玩10天左右吧。”宋寒告诉笔者,“我基本不在上面买装备,只是花‘时间’的钱。”

当今中国,像宋寒这样的络游戏玩家保守估计有6000万人左右,虽然络游戏当中大部分是免费游戏,但很多游戏玩家还是逃脱不了游运营商精心的道具消费。在这些络游戏的玩家中,大多数玩家基本上每月都会掏腰包来维系自己在游戏中角色的成长,只有极少数玩家从来不在这上面花一分钱。就是这些游玩家,支撑起陈天桥的“传奇世界”、史玉柱的“征途”,造就了中国每年几十亿元的游市场规模,让“络游戏”这块蛋糕在中国市场越做越大。

运营商是组织者和受益者

当宋寒把60元人民币换成点卡充值到自己的游账号时,可能没有想到,一连串的人正在“瓜分”着这笔收入。

北京史克威尔-艾尼克斯中国互动科技有限公司制作人李波先生告诉笔者,60元的点卡,零售商可能会赚4至8元左右。剩下的钱,各级代理商差不多也会拿到同样的数额。其余七八成利润,都被“盛大”、“九城”这样运营商赚走了。

具体情况远非如此简单。在络游戏这条产业链中,开发商、运营商、销售代理商、零售商是主要构成环节——

开发商研发出一款游戏后,将版权卖给运营商,同时为该游戏后期的维护和运营提供技术支持,并享受运营商的收益分成;运营商主要负责游戏后期的包装、宣传和运营,将游戏推广到市场,主要以出售“点卡”的形式从玩家获取利润;在“点卡”的销售中,各地、各级的代理商是主要力量,他们以折扣价从运营商手中批发,再加价转给零售商或者吧。此外,伴随电子货币的日渐成熟,游戏付费还增加了、络银行等形式。

“在当前中国的游市场上,游戏开发商的规模通常比较小,往往要依附于运营商;而有些运营商则干脆组织自己的研发团队,免去购买游戏版权和收益分红的支出,运营商实际成为目前游戏行业的组织者和受益者。”游戏制作人,上海唯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刘刚先生指出。

李波给笔者粗略地算了这样一笔账:以一款中等休闲游戏为例,研发团队大致需要30至40人,研发周期在一年半左右,成本差不多600万至800万元。而游戏走向市场之后的技术维护成本,则在每月30万至70万元不等(视人员多少而定)。这样一款游戏,如果玩家反映不错,每月的营业额大概能够达到上千万元。

营利:时间-道具-置入广告

已经参加工作近三年的张波,从高中开始接触络游戏,他戏言,“自己是看着中国络游戏长大的”。从初的《石器时代》,到《金庸群侠传》、《红月》,再到《传奇》、《传奇世界》,直到现在的3D游戏《魔兽世界》,他都如数家珍。

提起近十年的“游生涯”,张波感慨:“现在的络游戏越玩‘人性化’了。原来,只要想玩络游戏,都得花钱,没钱你就上不了线,练级也大多是简单的‘打怪’,打得我想吐,边打还边心疼钱;后来络游戏开始不要钱了,只要你不追求特殊的道具物品,单是在里面逛一辈子都不用花一分钱;近我玩了一款游戏,听说运营商通过里面的置入广告赚钱,这样的话,玩家的‘负担’就更小了。”

张波的感受正体现了络游戏营销方式的几次重大变化——“早出售游戏道具的络游戏,应该是由智冠和华义两家运营商开启的。”李波回忆,“2004年《巨商》推出伊始,开始尝试道具出售的单一营利模式,成为国内家‘免费’的络游戏;2005年,国内陆续有公司跟进这一新的运营方式。其中,以盛大公司宣布自己旗下游戏免费的影响为深远,这使得游戏时间免费成为了一种潮流。”

从时间收费到道具收费,只是“蛋糕”的做法变了,蛋糕却丝毫没有因此变小。游戏运营商充分把握玩家的心理,推出了种类繁多的增值服务,不断挖掘潜在市场。

以前就算24小时上线,一个月也就几百元,想多花也没地方了;现在不一样了,你有钱,几千元一眨眼就能花完,像某游戏中的“闯天关”,正常打需要3个月的时间;而现在,你拿出三四千元买游戏运营商提供的特殊道具,3天就可以升级。

“在络游戏里,身份等级是一种象征,因此,一个月花三五万元的不在少数。”一位正在吧玩游戏的玩家这样说。而作为一名女性玩家,张丽更愿意花钱买些另类绚丽的服装、头饰道具,觉得这样在虚拟世界中很酷,很有个性。

目标软件公司副总王莹告诉笔者,目前该公司旗下的五款络游戏中,有一款是按游戏时间收费,其余四款都以道具收费。络游戏不花钱就能玩了,同时,“值得”花钱的地方也更多了。游戏免费并没有从根本上影响游运营商的收入。

游戏站、专业玩家、游戏代言都来吃蛋糕

尽管运营商一直是络游戏市场的受益者,但随着市场的不断扩大和成熟,分吃“游”这块蛋糕的人也日渐多了起来。

李先生是北京某公司的员工,从上大学的时候便开始接触《大话西游》。虽然这款游是以时间为收费方式的,可除了头几个月,他再没有花过一分钱。而且,每年还能有万元左右的“固定收入”。

“在《大话》里,可以用你的游戏币兑换时间。170万游戏币可以兑换50点,能换取大概12个小时的游戏时间。知道怎么‘打钱’,还去买点卡干吗?”李先生有些得意。

笔者观察,李先生在游戏中进行了一种叫做“跑环”的活动,随着李先生的人物在游戏中不断穿梭,大概40分钟后,李先生的“钱袋”中便多出了200万游戏币。

“我这个速度是锻炼出来的。新手玩家可能要用两个小时,还未必能够顺利完成。打出了游戏币就可以换时间,用不了的,还可以卖给别的玩家,换成人民币,这比他们自己去买点卡便宜。”李先生说,4000万游戏币能卖100元人民币。大学阶段,他就是以这种方式为自己赚够了生活费,“我每天大概上线十几个小时,大概会有60元左右的收入。”

在络游戏的玩家中,像李先生这样的“商贩”不在少数,有些人甚至低价(500元~700元每月)雇用多人为自己打“金币”或“装备”,然后卖给别的玩家,“发展”成了小有规模的“金币公司”。

游戏人物的级别和威力,游戏任务的领取和完成,以及竞技类游戏的技巧,是络游戏的几大亮点。很多玩家针对这些特点,“努力钻研”,或撰写游戏攻略在相关杂志上发表,或上传自己的精彩游戏视频,或干脆出卖劳力帮别的玩家练级,都可以得到不菲的回报。

李波透露,除了这些自发的玩家分享络游戏带来的收益以外,络游戏还带动了出版、站等其他相关产业的发展。《计算机与生活》、《络游戏秘笈》、《家用电脑与游戏》,诸如此类的游类杂志在全国比较有影响的,大概有十余家。他们以提供稿费的形式发表“专业玩家”的游戏攻略和秘笈,靠出售杂志和代理相关广告获取收益。而像新浪、易等国内门户站,也几乎无一例外地开设有络游戏专区,有些则办成了纯粹的游戏站(如“17173”),他们以专区的大小和涵盖的内容为标准向游戏运营商收取广告费用,获得站合作的费用代价,在几万到几百万元之间不等。

私服、外挂非法吃蛋糕

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。自从络游戏的经济利益进入了公众的视野,形形色色想通过非法手段在这一市场分一杯羹的人也越来越多。在这些手段里,以私服和外挂为典型。

提起私服,宋寒可谓深受其害:前两年玩《传奇》为了省钱,宋寒就找到了一个“私服”,由于游戏内容和方式与官方服务器没有任何的区别,他便在这里开始了对自己“传奇人物”的“经营”。不知道熬了多少个通宵,打了多少的怪物,花了多少的费,他的人物终于在这个虚拟世界中小有名气,身上的很多装备也成了很多玩家艳羡的对象。可惜好景不长,有一天这个服务器忽然被封了,“因为是私服,不受法律保护,我的那些装备就这样全没了!”时至今日,宋寒说起这段经历还有深深的痛惜。

张波曾经对某款赛车游戏很感兴趣,但现在提起来他却不禁皱眉:“外挂太多了,那个房间都有,游戏一开始就像飞一样,我一圈还没跑完呢,他三圈都到终点了,你说这游戏还有什么意思。”

“‘私服’就好像一张盗版软件,内容和形式跟正版没有什么区别,你也可以用,可一旦出现问题,就没人管你了。而且,相对于络游戏所投入的开发运营成本,‘私服’只需要一台服务器就够了。”李波比喻。

“‘私服’和‘外挂’都是一种未经版权拥有者许可或授权的侵权行为。”一直关注络游戏相关法律关系的上海切问商务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、上海诺维律师事务所刑事诉讼顾问薛昌说。

他认为,络游戏中的每一个ID都倾注着玩家的心血与精力。对于正规运营商的玩家来说,有法律作为其基本保障;而在私服中,玩家的努力根本没有任何保证。外挂的具体危害主要是作为一种游戏的附加程序,破坏络游戏正常运行和游戏平衡,危害其他用户对游戏的正常使用或者损害游戏的公平。使用外挂是一种对主服务器的欺诈行为,也是一种私自增加虚拟财产的行为,更是一种违法的行为。

根据薛昌的调查,“私服”、“外挂”目前在中国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地下产业,逐步走向了体系化、规模化。“私服外挂”的危害性并不仅仅体现在使游厂商蒙受经济上的损失,更重要的还在于如果放任这种现象继续发展,将危及到整个游产业的正常发展。

链接:

私服:就是盗用游戏源代码,私自架设盗版络游戏服务器,此服务器中运行的程序与合法出版的络游戏的底层程序相同,又借合法出版的络游戏宣传优势,非法运营,谋取私利。

外挂:是指未经版权拥有者许可或授权,破坏合法出版,破坏他人享有着作权的互联游戏作品的技术保护措施,修改作品数据、私自架设服务器、制作游戏充值卡(点卡),运营或挂接运营合法出版、他人享有着作权的互联游戏作品,从而谋取利益、侵害他人利益的行为。

仿真猴
自卸半挂车的价格
升降货梯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