定西信息港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75纵火案后续那些伤者现状如何

发布时间:2018-11-28 14:13:24 编辑:笔名

7.5纵火案后续:那些伤者现状如何

钱江晚报丁颍鹃

杭州75公交纵火案的庭审,昨天上午9点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。

由于在火灾中被烧成重伤,被告包来旭躺在病床上接受了庭审,他的主管医生,浙医二院烧伤科主任医师陈国贤,旁听了整个审判。

陈国贤医生说,整个庭审,包来旭都比较平静,语气、神态都没有很大的波动。

庭审结束后,陈国贤医生接受了钱江晚报的采访,透露了更多救治的细节,介绍了被包来旭伤害的伤者的情况。

庭审过程很平静,回到医院后就吃了中饭

昨天,陈国贤医生和往常一样,7点多就来上班了。烧伤科在浙医二院2号楼6楼,此时病房门口已经有保安守着。

早上7点20分左右,法警带着一床被子,进入病房。

前一天,浙医二院为包来旭购置了一件便服。昨日包来旭就是穿着这件便服参加庭审的。他以被告的身份出现在法庭上,之前的病号服显然不适合这样的场合。

“早上换衣服的时候,他很平静,没有因为要上庭而出现情绪波动。”陈国贤医生回忆说。

7点半左右,5、6位法警推着躺在担架床上的包来旭,走出病房,迅速进入电梯里。前往法院旁听的陈国贤医生和一位护士,随后也走出病房,通过楼梯走到一楼。

到一楼后,包来旭被抬上一辆厢式警车,由法警陪同前往法院。陈国贤和护士坐另一辆车前往法院,两人随身带着一些急救药品和器械,包括强心针、生理盐水、镇定剂、口腔撬开器和其他一些急救药品。这是为了以防万一。“万一包来旭在庭审过程中病情突然有变化,可以对其进行治疗。”陈国贤说。

直到中午,这些急救药品原封未动。陈国贤告诉钱报,整个庭审过程,包来旭情绪很平稳。

庭审结束后,陈国贤见到包来旭问:“身体感觉怎么样?”

回答说,“好的。”一如既往,淡淡的。

“他下庭之后,我就观察他的情况,也通过聊天对他的状况进行初步评估,都还算稳定的。”陈国贤告诉钱报,按照烧伤病人的一般治疗流程,包来旭目前已经达到出院的标准,只是生活不能自理,吃饭喝水都需要人帮忙。

11:45,包来旭同样由法警送回到浙医二院烧伤病房。

回到病房后不久,护工就给他端来了午饭,中午吃的是大白菜和炒肉片,二两多米饭,他都吃完了。

入院后检查显示,其肺结核已得到控制

去年7月5日纵火案发生以来,大家都在问一个问题:动机是什么?

根据昨天庭审现场,包来旭的交代:这把火与他患有肺结核,一直无法根治有关。

据悉,2005年,包来旭患上肺结核,2013年复发,出院后身体有所好转,但治疗影响工作,这中间的矛盾让他痛苦不堪,终选择了这样一种极端的方式。

昨天,钱报也就包来旭的肺结核治疗情况,采访了浙医二院的两位医生。

陈国贤回忆说,抢救之初,从公安部门那里了解到,包来旭患有肺结核后,立即对他进行了严格的隔离措施。“即使他已经康复,在当时的身体状况下,抵抗力很差,也很容易复发。”

入院之后,医生对包来旭做了好几次检查,包括肺部CT、痰液等,发现他的肺结核已经得到控制。

95%的重度烧伤,植皮是怎么做的

昨天的庭审,是包来旭在杭州75公交纵火案发生后首度公开现身,通过从庭审现场传回来的照片可以看到,包来旭头发剃得很短,两侧脸颊有明显的烧伤痕迹,额头周围皮肤好些。

这次事件中,包来旭全身95%的皮肤烧伤,属于特重度烧伤,颜面部能恢复成这样,让很多人都感到意外。

“他被送到医院时,下肢的烧伤程度是严重的,上下肢以及躯干都黑了,脸上都是水泡。”陈国贤说,当然跟全身其他部位相比,脸上的情况略好些,经过半年多的恢复,现在他的五官没有畸形,眼睛也能正常闭上。

现在,为了保护新植的皮肤,他的上下肢还包有纱布,这些皮肤都是自体皮肤。

“全身95%的皮肤都被烧伤,植皮手术需要的皮肤从那里来?”问。

“我们取的是头皮,取0.25mm厚的头皮,然后剪成芝麻粒的1mm以下大小,再进行移植。”陈国贤说,取头皮有一个好处,1周之后新头皮会再长出来。

这种移植方法叫“微粒移植”,“就好像播撒种子一样,一整块头皮切成小粒,移植面积可以扩大15倍。”皮肤的裁剪都是手工完成,一个头皮大约500cm2,要剪半个小时。由于分管的几位严重烧伤患者,常常要进行这样的手术,陈国贤的右手大拇指,都磨出老茧了。

入院之后,包来旭一共接受了大大小小近20次手术,3、4个多小时的大手术有4次。因为双脚严重烧伤,骨头都被烧焦,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,在去年中秋节的时候,医生给他做了截肢手术,脚踝以下被截肢。

延伸

其他伤者现在怎样了

据钱报了解,2位病人近期也将出院,但后期功能康复还很漫长。

陈国贤医生介绍,每个烧伤患者都要度过三个危险期:休克期、感染期和创面修复期,包来旭也一样。“对他来说,治疗的前3个月都是危险期,险象环生,危机重重,4个月后病情才慢慢平稳。”

跟他相比,其他18位重伤者,1人92%深度烧伤,超过烧伤面积60%的有7人,而且几乎所有病人都有吸入性气道损伤,有些高龄伤者因为本身有高血压、心脏病等其他基础疾病,整个救治过程不但和包来旭一样“惊险”,而且更是跌宕起伏。

“面对这样大面积烧伤病人,我们医生每天都在走钢丝,稍有不慎就会功亏一篑。”浙医二院烧伤科主任韩春茂教授说,初的3个月,对这些重伤者来说都是危险期,医院每天下午都会组织大会诊,全院50多位专家都到场,由烧伤科、监护室、心内科、耳鼻咽喉科、呼吸科、感染性疾病科、血液内科、内分泌科、心理卫生科等25位专科专家组成,对病人的情况逐一讨论,包来旭也是焦点之一。

目前,19位重伤者中,除了包来旭以外,还有两位伤者仍在医院,不过他们近期也已经可以出院了。

其中一位是上海人,谢老先生,全身60%烧伤。前些天,韩春茂晚上值班,路过病房听到谢老先生在唱歌,练习肺功能,心情也不错。看他恢复得那么好,韩春茂也很高兴。

不过,出院之后,这些病人依然面临着漫长而艰难的康复过程。

昨天,钱报联系了这次纵火案中一家五口受伤的南京罗先生一家。罗先生已经回去工作,儿子情况不错,在家里除了看书、画画,每个星期还去上几次课;罗先生的爱人和丈母娘伤势较重,目前仍在家中康复,因刚长好的皮肤又痛又痒,十分受罪,罗先生看着心里非常难过。“得赚些钱,过完年之后,再送她们去医院做后期治疗。”罗先生的语气十分沉重。(通讯员方序鲁青)

原标题: 7.5纵火案后续:那些伤者现状如何

稿源:光明

作者:

中温玻璃鳞片胶泥
棋牌游戏开发
自控飞机厂家